澳门百家乐,广州汉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hancreate.com
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中国梦支票签署人徐小平天使投资人是创业

时间:2016-08-22 20:58
  
  近年来,徐小平连续投出了数家上市公司。2015年,真格基金投资的不少初创公司,也都获得外界大量的关注,如蜜芽宝贝、出门问问、格林深瞳、Nice、找钢网、亿航无人机、野兽骑行、优客工场、易会、云造科技等新兴科技和互联网公司。
 
  多年积累下来的投资经验,也让他对国内的投资、创业环境保持着前沿的认识。
 
  CE:我们关注整个上半年的投资行业都是比较谨慎,有一些人称为是“资本的寒冬”,我不知道你今年上半年投资项目的数量跟去年相比有什么变化?你觉得这个寒冬大概还有多久?
 
  徐小平:我在五年前就说了,VC的寒冬是天使的春天。天使其实上就是低估值的投资人,穷人的投资家。假如VC遇到寒冬的话,对我们来说是好事,估值低了,创业者就更加接近创业的本质了。创业的本质不是说我牛逼,估值高,而是在于我需要多少钱?做多少事?所以我们今年以前,真格资金比去年投资项目还要多,今年上半年的速度明显的比去年多。其次,确实我们的好朋友,许多VC,包括天使出手慢了,但是这是一个现实。第三,我们看到许多伟大的公司,还是在蹭蹭的成长,高速健康地,有利润地在成长。
 
  “千万不要把我迟到的事报道出去。”徐小平大步跑进来,一边擦汗,一边和记者开玩笑。作为早期风险投资人,他每天要见三四个创业者。
 
  近日,徐小平接受了《中国企业家》等媒体的专访。作为新东方此前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他曾是俞敏洪的密友。而今,他的密友变成了新一代的创业者。据说他们可以经常出入徐小平家里,徐对每个项目都亲力亲为,投资后也会为所投项目指导、站台。
 
  我是经历过经济周期的。比如2008年经济危机,但你反过来看看,今日中国很多了不起的公司,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成长起来的。这个不是一个哲学观点,而是一个历史事实,在人们最不敢出手的时候,真格基金应该最大限度的拥抱未来5年、10年的领袖及企业。我自己觉得,今年上半年以来,创业的浪潮一点没有停止。我倒是希望质疑的声音更加多一点,这样能够帮助创业者反思。但今年创业的热潮,创业的质量,不比去年差,甚至更好。
 
  CE:与三年前相比,好象在B2B领域,很多机构都在布局,你觉得B2B领域这个市场有多大?它为什么能够火起来?
 
  徐小平:B2B领域,像找钢网这种模式,解决了信息不对称,解决了供求之间的链条的优化。找钢网之后,出现了找塑料,找棉花,找布,后来我还遇到过找石头,找木头的,我后来投了一个找煤的。
 
  所以这个领域毫无疑问,它还有一个很大空间。B2B第二个有机会的领域是为企业服务的公司,如我们投了一个销售易,就是为企业提供服务的。中国的企业级服务应该还有百分之八九十的空间。所以B2B市场,我认为,经纬的张颖也认为这个市场太大了。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呢?有眼光的创业者,有眼光的投资人,能够从这里挖掘到巨大的财富,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。
 
  我讲个好玩的事,昨天来了一个小伙子,一个指挥家,二十七八岁,跟郎朗、谭盾是铁哥们。古典音乐不景气,他说要做一个东西,就是给电影找配乐。每一个电影老板,每一个电视制片人都要找人配乐是不是?三大导演,到所有的小导演,要配乐你找我。
 
  这是最精彩不过了。你看传统是什么呢?你做了电影,你认识徐小平,做一个音乐,它是小作坊,能不能做到10亿美元?可以说做不到,但是它能做到1亿美元是不是?它就可以成立一个中国交响乐团,反哺伟大的古典音乐。此时此刻,王强老师正带他见投资人。
 
  这就是去中间化,这就解决了我们现在所有行业里面存在的信息不对称,其实是互联网往下沉的一个表现。和找钢网一个思路,找钢的价值,模式,放之四海而皆准,去中间化,然后信息透明化,供销过程优化。所以,我认为找钢是一种哲学,这个哲学包括哪些方面呢?世界观,看事物的本质,因果关系。
 
  前几天我的一个好哥们从美国回来,说小平我想做一个婚恋版的,比世纪佳缘好的婚恋网站,我一听我就吐了,我说世纪佳缘一度要死翘翘了,你还想按照一个死亡样本做一个东西,扯淡。我的想法是,许多创业机会已经没了,你真的再去做一个传统的线下教育,坦白说,这个机会基本没了,也许你能糊口,能吃饭,但是伟大的机会在哪里呢?B2B是个机会。
 
  CE:你说过,投资的成功是获得高回报,创业的成功是获利,人生的成功在于内心深处的满足,你现在满足了吗?你比较满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?
 
  徐小平:我现在不满足,我现在非常不满足,当我看到许多优秀的创业企业迅速崛起,给人们带来欢乐,带来价值,带来利润的时候,我发现我们不在里面,我就有一种失落感和挫败感,而不管我昨天做的怎么样?我总觉得我今天需要再抓到一个滴滴,再抓到一个美团,没有它,我是永远受煎熬的,痛苦的。不知我者谓我心忧,知我者谓我何求?我求什么呢?我求更好的一个BAT。
 
  这个本质还是对时代的参与感,对于优秀创业者的一种陪伴。当然,也有占有欲在里面,但也是成就感,当然社会最终说一个人为社会做了什么贡献的时候?他为社会做了很多好事,这是一种维度。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,周公吐哺,只为项目。但是我也在不断的反问我自己,这是贪婪吗?这是无耻吗?这是一种积极的情绪还是一种负面的情绪,我的结论这还是一种积极的情绪,真的,我每次到办公室,我是很和善的,但是其实我的语言会透露出一个信息,真格基金什么都不是,我们一定要拿到好项目,明天要投到一个好项目。比如找钢网,这是我的心理安慰之一。
 
  你明白,这种焦灼感,这种一无所有感,驱使我跟更多的创业者见面,聊天。刚才我就见了一个创业者,昨天深夜见一个创业者,昨天见了四五个,我平均每天要见三五个创业者,读十来个创业报告。
 
 
     本文来源:广州汉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   http://www.hancreate.com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文章